您的位置 : 二筒閱讀網 > 女生 > 同人小說 > 糙漢子與白面書生

更新時間:2018-10-22 14:32:59

糙漢子與白面書生

糙漢子與白面書生 根号二 著

吳長狄孟拓 古言科幻宮鬥總裁

《糙漢子與白面書生》小說簡介主角是吳長狄孟拓的書名叫《糙漢子與白面書生》,它的作者是根号二傾心創作的一本耽美風格的小說,内容主要講述:草原漢子與教書先生天天沒羞沒躁的故事。少數民族的壯漢子也有意外柔情的一面,搶劫了吳長狄的馬車之後将他抱回自己地盤慢慢掰彎的故事。糙漢子忠犬攻×迂腐書生受...《糙漢子與白面書生》第六章:白面書生被親了免費試讀孟拓走後,吳長狄還在想這姑娘到底是何人,怎麼會看上他這個教...

精彩章節試讀:

《糙漢子與白面書生》小說簡介

主角是吳長狄孟拓的書名叫《糙漢子與白面書生》,它的作者是根号二傾心創作的一本耽美風格的小說,内容主要講述:草原漢子與教書先生天天沒羞沒躁的故事。少數民族的壯漢子也有意外 柔情的一面,搶劫了吳長狄的馬車之後将他抱回自己地盤慢慢掰彎的故事。糙漢子忠犬攻×迂腐書生受...

《糙漢子與白面書生》 第六章:白面書生被親了 免費試讀

孟拓走後,吳長狄還在想這姑娘到底是何人,怎麼會看上他這個教書先生呢?

次日的一大早,吳長狄還沒醒呢,就聽到門外有人喚道:“吳夫子,在下施甲,大王派我來接你去見原喜姑娘。”

吳長狄掀開簾子一看外面陽光正好,清風拂面清清涼涼的透人心脾,頓時心情大好。

轉身特别和氣的看着施甲,微笑說道:“我不去。”

施甲汗顔,心道,都說吳夫子脾氣向來極好,怎的早上的脾氣卻如此古怪呢?但是大王吩咐的任務必須要完成,索性硬着頭皮說道:“吳夫子,在下也是奉了大王的命令,别讓我難做啊。”

吳長狄顯然不吃這一套:“那就告訴你們大王,說我吳長狄不去見那個姑娘,也沒興趣繼續留在你們草原上。”說完話,拂袖便走進了屋子裡。

留着施甲一人在冷風中一臉懵逼……

施甲這一路走的十分糾結,大王安排的事情沒辦成功,回去肯定挨罵。

可是待施甲禀告大王,吳長狄不願見原喜時,他本以為大王會發火的……可是誰知,大王卻十分爽朗的笑了起來,他跟大王在一起這麼多年,從來沒見過大王這麼開心笑過,哪怕是打了勝仗。

孟拓大手一拍桌子,說道:“哈哈好,你快去告訴原喜,說吳長狄對她沒那意思了,叫她趁早斷了這個念想吧。”說完又哈哈的笑了起來。

施甲都覺得自家大王有些魔怔了,那麼漂亮的一個姑娘求婚都被拒絕了,大王還笑得那麼開心,真不知道大王怎麼想的。

……

眼看快要到上課的時間,陸陸續續的吳長狄的小學生們也都到齊了。

近些日子被四書五經的熏陶,原來的那些放羊娃也會背上幾首詞了,這讓吳長狄的信心倍增。回想起前幾日對牛彈琴的日子,真是想想就心酸。

等小孩們坐好,吳長狄問道:“都到齊了吧?我要開始提問了,昨天學的蒹葭都背會了嗎?”

小學童們齊刷刷的答道:“背會啦。”

“好,那就請孟弗來背誦全篇。”

弗兒對吳長狄第一個點到他并不意外,從闆凳上站起來,十分流利的背了出來。按照吳長狄的話說就是,孟弗天生就是讀書的料,接受東西比其他的小孩子快好多。弗兒背誦完畢,吳長狄許了一個贊賞的眼光給他。

之後又點了其他的小孩,背誦的雖說沒有孟弗背得好,但是較比以前真的是好太多了。

下課以後,門外出現了一個較為高大的身影,身形健壯,長相英俊,不用想吳長狄都知道是誰來了。

“你來幹什麼?”

孟拓得知吳長狄拒絕了求婚之後,心裡的喜悅之情難以表述,隻想快點見到吳長狄。

“我來……看看你教書教的好不好。”

吳長狄哼了一聲說道,“就算看了你也不明白。”

孟拓尴尬的笑了笑,随便找了個凳子坐下。

吳長狄看孟拓那副無賴樣,氣不打一處來:“如果你是勸我和那個姑娘成親的,你還是死了這個念頭吧。此處也不多留你了,請回去吧。”

吳長狄下了一道逐客令。

“哈哈哈。”孟拓大笑道:“既然你對我們草原的姑娘沒有興趣,我也不勉強你,畢竟強扭的瓜也不甜,我也不是那樣的人啊。”

吳長狄驚訝的看了孟拓一眼,心想,這厮又抽哪門子的瘋,怎麼突然變得這麼講理了?

孟拓把吳長狄的表情盡收眼底,轉了個話題道:“今天你教的那首詞叫啥名來着?”

“蒹葭。”

“哦,裡面有一句啥來着,讓我想想,剛才還記得來着……”孟拓抓了抓頭,“所謂啥來着……”

“那是所謂伊人,在水一方。”吳長狄覺得以孟拓的腦袋,想一天也想不出來。

“對對對,好像是這句。我雖然沒讀過書,但是我覺得這伊人形容你再合适不過了。”

“伊人是指女子,我是男人!”吳長狄怒瞪孟拓,雖然對比孟拓的身材,他确實是瘦了些沒錯,但是他也是個貨真價實的男人啊,怎麼能用這個詞形容他呢。

“老子不管,老子說啥就是啥。”孟拓的犟勁上來,八匹馬都拉不動。

吳長狄白了一眼他,懶得再動嘴了。

“哎哎,你再給我讀一遍這首詞呗,我在門外聽了半天,就是沒聽夠。”

“你兒子會背,你去找他吧,我還有事呢。”吳長狄拒絕道。

“那不一樣!再說你能有什麼事,你成天除了教課就沒事了,别以為我不知道。”

吳長狄又拗不過他,隻好把全文又給孟拓說了一遍,又強調了一遍伊人是指女人。孟拓聽啊聽,閉着眼睛享受的樣子,他覺得吳長狄念這首詞的時候,聲音特别誘人,清透有磁性,他從來都不覺得有人能把詩詞讀的這麼順耳,怎麼聽怎麼動人,好像天庭上的仙樂也不過如此了吧。

蒹葭念完之後,孟拓意猶未盡,又讓吳長狄把這首詞抄下來送給他,打算回家讓兒子教他。

終于把孟拓伺候走了之後,吳長狄開始閑下來了,平常這個時候吳長狄會看看草原的軍隊的訓練情況,或者陪着哪家孩子放放羊。一個月下來,吳長狄覺得自己好像胖了。

這會兒,吳長狄又溜達到草原軍訓練的地方來了,看着裡面的小兵們一個個的操練着一招一式,他也有種想比劃兩下的沖動,但是又被壓制住了,萬一做的不到位,多丢人。

今日與往日不同,門外和他一起看着軍隊訓練的還有一位姑娘,這姑娘生得十分豔麗,紅色的衣服和她十分相搭,皮膚雪白,身段苗條,走路的樣子也和草原姑娘有區别。

紅衣姑娘看到了吳長狄,挪着蓮花步子走到了吳長狄的跟前,微微一笑,說道:“小女子原喜,是長安人。”

吳長狄也是好久沒見過外面的人了,對這個有禮貌又漂亮的姑娘也抱有好感,拱手道:“在下吳長狄。”

原喜……這名字聽着好生耳熟。

“吳夫子,昨日可曾有人向你求婚?”原喜問道,語氣中有些急切。

吳長狄一愣,心想這事情不會整個草原都知道了吧?于是尴尬的否認道:“姑娘這是哪裡的話,我與姑娘一樣都是外地人,在這裡人也不認識幾個,更别提姑娘家了。都是他們胡說的,姑娘别輕信了這些謠言。”

“我就是那個求婚的人。”原喜眨着桃花眼,委屈的看着吳長狄。

這下吳長狄更驚訝了,怪不得名字聽着這麼熟悉,今早孟拓的侍從說了一句這姑娘的名字,可是眼前這位姑娘确實是方才認識的沒錯啊,怎麼會向自己求過婚呢?

吳長狄依舊擺手道:“不會的不會的,在下與姑娘方才才認識,怎麼會……姑娘莫要開玩笑。”

“我沒有開玩笑,我早就聽說草原上來了位教書先生,飽讀詩書,長得也十分儒雅。上次博客大賽上,看到了你,一見傾心,所以才向大王求婚的。”

吳長狄大駭,這姑娘和她的面容不一樣,說出的話都是這麼驚駭世俗,女子會說出這麼直白的話嗎?

吳長狄和女人接觸的少,顯然不了解女人的脾氣秉性,現在更是丈二摸不着頭腦了。

“呃……在下不知道是姑娘你。”吳長狄現在尴尬的都不敢看面前這位姑娘的面容了。

原喜激動的說道“難道夫子知道是我,就會同意嗎?那我們現在就去跟大王說,你同意這門婚事了吧。”說完,抓起吳長狄的手就要跑。

吳長狄連忙擺開手,說道:“姑娘,我們剛認識,互相也不了解。而且我是有婦之人,配不上姑娘你的。”

“沒關系,我甘願做妾的。”原喜的眼睛裡透露着真誠,急躁,還有一些複雜的因素。

吳長狄糾結了半響,不知道該如何拒絕她。

擡頭看了眼天空,“姑娘……你還是再考慮一下吧。天色不早了,是時候回去了。”

原喜顯然沒有死心:“吳夫子,你現在不接受我可以,我們慢慢來。但是千萬别讓我等太久哦。”說完原喜親了一下吳長狄的臉頰走掉了。

吳長狄摸了摸被親的臉頰,心道,這個原喜姑娘真的是以外的開朗呢……

猜你喜歡

  1. 古言小說
  2. 科幻小說
  3. 宮鬥小說
  4. 總裁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