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閱讀網 > 女生 > 青春校園 > 奈何時光終覺淺

更新時間:2019-02-20 14:40:17

奈何時光終覺淺

奈何時光終覺淺 桀少然 著

何淺北辰 言情宮廷古言奇幻

小說主人公是何淺北辰的小說是《奈何時光終覺淺》,這本小說的作者是桀少然創作的浪漫青春類型的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二中是恒城的傳說,人才輩出的中學。用校長的話來說……“我感覺自己像一個山大王,手下一幫妖魔鬼怪。”何淺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個老大姐,平時最多的便是替小妹妹們解決難題。二中絕對欠她一個知心姐姐的獎狀。一本正經的青春,總會被一群二貨帶跑偏,最終脫離原本的軌道。我希望書中二中的小怪物們,...

精彩章節試讀:

《奈何時光終覺淺》 第四章 公子少臣 免費試讀

(1)

戰隊基地裡,衆多夜貓子的房間都已經滅了燈,偶爾有那麼一兩隻起來去洗手間的,看到秦少臣還坐在電腦旁。本着關心隊長的原則,暫時壓下了沖動問他怎麼還不去睡。

“老大,電費挺貴的。”

秦少臣眼睛不離開電腦屏幕,聲音有些低沉,“你少吃點,打boss打準點,這點電費就不算什麼了。”

那估計整個基地的燈都能亮上一整天了,不過人有三急,先照顧好自己。隊員火速沖到洗手間,獨留秦少臣一個人坐在訓練機旁。

還沒回……

手機的提示燈遲遲沒有動靜,是不是那邊的人已經睡了?也是,畢竟何淺不是他,剛上高中的孩子,估計被阿姨催着睡覺了。更何況,她本來就有嗜睡的毛病。

明天中午上線pk,順便談談你說的人。

輕輕點了發送,一擡頭,整個一樓除了自己面前這台電腦還有些亮光,真真是伸手不見五指。這些天一直在和阿辰忙戰隊的事情,沒有多少時間拿來休息,額頭着實有點疼。

“哎……”秦少臣退了遊戲,整個人癱在了椅子上,臨了看了看睡得和樓上那群隊員一樣死的手機,那樣安安靜靜地躺在電腦桌上,什麼反應也沒有。

“嘿嘿。”

身後傳來了一聲賊猥瑣的笑,那人呼出的氣幾乎都噴在了他的脖子上。人未轉拳先動,秦大神直接一拳揮了過去。

顯然這一拳是收了力的,被打的隊員隻是揉了揉胸口。他倒是希望老大這一拳打在自己肩膀,這樣他明天可以找借口逃一下魔鬼訓練了。

“我說老大,淺姐教你的幾招你還真是用的熟練。”

“她比你小。”秦少臣糾正。

“是淺姐自己要占我們便宜的。”隊員回想起何淺第一次到他們的基地參觀,他睡的恍惚,還以為是老大從哪裡帶回來的美少年隊友。剛想過去熱情歡迎一下,胳膊差點讓何淺掰斷。

講真的,何淺從長相到聲線,都挺偏中性,扮起男生來毫不費力。除了老大,幾乎基地的人都被她騙過了。身手上的便宜占到了,輩分上的便宜何淺也不放過。以她長的着急為由,心安理得的收下了他們一聲姐。

至于兩個人到底是怎麼認識的,老大就回了他們四個字。

網友見面……

這年頭,他怎麼就碰不到這麼高質量的網友呢?

……

何淺認床,且戀床。有幸走讀在家睡,差點不幸睡過頭。老媽進來試圖叫醒未果,直接把家裡沒上早朝的貓主子丢到了她的床上。

“喵!”

小胖極其不滿自己的美夢被打擾,擡爪就往何淺臉上呼。其實說是撓,對于經常拿自己貓糧為難自己的何淺,小胖還是不敢太放肆。軟乎乎的貓爪落在臉上,零星的幾根貓毛鑽進鼻子裡,何淺成功地在噴嚏聲中驚醒了。

第一件事便是伸手去夠床頭的手機,眼睛都還沒睜太開的何淺打了個哈欠,順手挑了個ok的表情包就給秦少臣回過去了。知道他現在八成是在睡覺,發完消息就高高興興地起床洗漱。

“你們大概什麼時候開始軍訓?”

早飯期間,何媽盯着塞了一嘴雞蛋的何淺。難得開口詢問關于二中的事,“你低血糖,軍訓時要注意點。”

“唔唔(嗯嗯)。”

(2)

上午是二中正式的迎新生儀式,有了昨天校長幹脆利落的演講做前車之鑒,所有的學生對于這次儀式都飽含熱情。主要是提前确定,不用像其他高中等開始就要好一會兒,結束後基本人人都想躺在擔架上回教室,大家的熱情度一下子就提高了。

二班的男女比例均勻的很,不知道分配班級的人是不是強迫症,正好男生一排,女生一排,組成了除了身高以外完美的黃金比例。何淺嚴重懷疑現在青少年是不是都不注重營養對身體發育的影響,她和童奈,居然站在最後一排。

喂!明明昨天坐着的時候大家都差不多嘛!

童奈昨天睡眠過于充足,這會兒精力是特别的旺盛,站在那裡左動動右動動,在何淺眼裡整個一個多動症兒童。

“你安安靜靜呆一會兒會死啊。”何淺咬牙切齒。

童奈繼續左搖右晃,全然不把何淺這位老大姐的警告放在眼裡。不經意看到站在前面的秦笑頻頻回頭,看的好像正是何淺的方向。

“你到底給秦笑下了什麼**啊,讓人家離你那麼遠都對你念念不忘的。”

何淺闆臉教訓,“知道什麼叫士為知己者死不?”

這句話顯然含有誇張的成分,童奈才發覺何淺有這個自戀的毛病。不過他也沒有反駁什麼,他不喜歡玩遊戲,不代表他不理解那些為遊戲瘋狂的人。

前幾年榮戰忘了是哪個戰隊得了個冠軍,住他家對面的不知是哪個男生,大半夜地打開窗戶喊秦大神威武,榮戰精神不滅。

那是他第一次聽說這個遊戲,以那樣的方式。一時好奇心起,還去搜了下那個人說的秦大神的名字。

秦少臣,比他大了八歲,榮戰職業聯賽開賽以來最被看好的選手。

不過好像那次之後,再也沒聽見對面男生喊過秦大神威武,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擾民被警告不許制造噪音了。

說實話他挺羨慕那些有喜歡的事情有目标的人,他的人生雖然是順風順水,他卻還真找不到一件自己特别喜歡并且願意為之奮鬥的事。導緻老爸想放任自己去闖,他都不知道往哪裡走。

“喂。”想的情不自禁,他順口就問旁邊的何淺,“你以後打算選什麼專業,做什麼工作啊。”

“大哥,我們才剛剛高中開學,你是不是腦子發燒了。”

“你屬什麼的?”

“兔。”

“那你比我大一歲,不必叫我哥。”

看來是沒發燒了,何淺飛過去一記眼刀,轉頭不再理他。

童奈百無聊賴,繼續做他的多動症兒童,約莫五分鐘過後,旁邊的人突然開口。

“不出意外的話,做個編劇,姐我進軍娛樂圈。當然,我覺得出意外的可能性比較大。”

“你是山裡來的嗎?信号剛連接好?”

“人生大事,需要好好考慮。”何淺故作老成地歎口氣,“弟啊,放心,你要實在想不出來,姐可以幫你。”

童奈翻個白眼,當然很久以後的事實證明,他的未來,何淺确實是小小參與了一下。

(3)

軍訓的時間如果伴随着老天爺不大好的臉色,就顯得沒那麼難渡過。何淺在站軍姿的時候神遊,人站的筆直,心裡一直在想之前和秦少臣約好的pk。

說是pk,兩個人也是一心二用在談論秦笑。她是滔滔不絕的說了好久,秦大神一直在默默地做個忠實聽衆,等她說完,才發表了自己的看法。

“小丫頭,你先入為主的毛病需要改改。”秦大神手速不減,“你想幫助同學我可以理解,我也看過你發過來的你同學的資料了。”

“請賜教。”

這資料還是她向秦笑剛要的,在聽說她有這個夢想并且也投遞過資料之後,順口要了一份觀摩。雖說觀摩這借口蹩腳,秦笑倒也沒多問,省了她解釋的功夫。

“她确實具備了成為青訓隊員的資格。但是,僅僅隻是青訓隊。還有,她是一個女生。”

“你瞧不起女生?”何淺的語調突然上揚,提醒他,你對面坐着的,可就是個女生。

“别誤會,我并不是特别在意性别這回事。隻是她的實力還有欠缺,男生在青訓營裡呆着或許耗的起,可女生,就算她肯耗,她的家人會同意嗎?”秦少臣緩緩道出原因,“小丫頭,以你對職業選手生活的了解,你應該可以明白。”

許久,沒再聽到那邊說話。一局pk完事,何淺直接一通電話打了過來。

“是我太草率了。”她的語氣變得嚴肅,“對不起,秦大神。不過……”

“不過什麼?”

電話那頭何淺提出了自己憋了一整局的要求,“你好像隻比我大了六七歲,能不能不要叫我小丫頭。”

“知道了,淺姐。”

“……”

……

不知道是哪個班的口号喊的震天響,生生把何淺已經丢掉的魂給拉了回來。沒能幫上忙,是自己考慮欠妥,忘了做什麼事情都不能僅憑熱情。幸好沒提前和秦笑說,不然自己今天非得把一腔熱血灑在斷頭台上不可。

不過看着秦笑她确實覺得惋惜,還是得找個機會,委婉地向她轉達一下秦大神的看法。

誰說女生就不能做職業選手了?在秦笑的熱愛沒消失之前,她一定會支持她的。

“那名同學!”

年輕的教官一嗓子驚了整個班所有人的小心髒,何淺還沒意識到發生了什麼,遲意就被教官從隊伍裡叫到了一邊。

唉嘿?發生了什麼?

遲意被叫到一邊,教官暫時沒去理她。走進隊伍裡查看每一個人的姿勢标不标準,何淺暗道不妙,突然後脊背一涼,教官陰森森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呦呵,又有一個不行的?”何淺顫抖的腿引起了教官的注意,果斷下令,“你也給我出去!好事成雙!”

何淺淚奔,她是哪來的閑情逸緻去關心遲意。瞧!這不是和她折在同一個項目上了嗎?

猜你喜歡

  1. 言情小說
  2. 宮廷小說
  3. 古言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