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閱讀網 > 男生 > 都市生活 > 古武強尊

更新時間:2019-08-10 14:33:29

古武強尊

古武強尊 二十七 著

蘇北柳寒煙 宮廷曆史靈異科幻

主人公叫蘇北柳寒煙的小說叫做《古武強尊》,它的作者是二十七最新寫的一本都市類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他是古武高手,也是超級兵王!重回都市,成為美女董事長的貼身保镖。在商場上粉碎競争對手的陰謀,在情場上抱得美人歸。與絕色女秘搞绯聞,和豔麗女星談談心。兵王的日子過得顯然有些潇灑。在不為人知的背後,他默默“關心”着不同的殺手、高手、職業雇傭兵團,逐步走上強者的巅峰之路……...

精彩章節試讀:

《古武強尊》 第6章 死黨來了 免費試讀

“是誰中毒了?”樓下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安琪兒,快上來救我!”柳寒煙一聲尖叫。

一陣局促的高跟鞋聲音過後,伴着一股成熟的香氣,一個高挑**的美女映入眼簾,正是和柳寒煙打電話的安琪兒。

安琪兒一身夜店裝,墨綠色齊屁短裙,誇張的愛馬仕腰帶,一層抹胸似的吊帶裝。相隔幾米,蘇北就聞到了一股高檔香水的味道,和小姨子不同,這個女人充滿了野性和性感,走在街上不知道能迷惑住多少男人的有色眼光。

“喲,你就是傳說中的兵哥哥嗎,你好,安琪兒。”

“你好,我叫蘇北。”

蘇北跟她握了一下手,誰知,安琪兒在他的手心裡,用中指彈了一個鼓點。

柳寒煙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叉着腰說:“安琪兒,你當我是瞎的嗎?進來一分鐘了,你倒是跟我說句話,搭理他幹嘛?”

“這叫禮多人不怪。”

“别廢話,我找你來,不是跟他談情說愛勾勾搭搭的,想辦法把這個極品弄走,周末請你出去玩。”

安琪兒咯咯笑道:“兵哥哥,你聽見沒,人家不歡迎你,不如你跟我混吧。”

“不好意思,我對你沒興趣。”

蘇北隻會縱容一個柳寒煙,哪會允許其他人對他頤指氣使,真以為自己是吃軟飯的嗎。

安琪兒怔了怔,心說開個玩笑,你也太不給面子了吧。

“活該!安琪兒,你現在知道這家夥有多極品了吧?”柳寒煙在一旁幫腔。

蘇北把卧室的簾子拉上,自顧自的下樓去休息。

“我去,這麼冷酷。”

“無奈死了,給個雞毛當令箭,還真把自己當成貼身保镖了。安琪兒,既然你這麼欣賞他,那今晚不許走了,陪我睡。”

“是嗎,讓我先揉揉你的胸,兩天不見,好像又大了一圈兒,不會是讓兵哥哥摸的吧。”

“滾……”

樓下,蘇北喝光了兩瓶茅台,有些微醉躺在客廳沙發上。城市裡沒有硝煙和戰火,睡覺時不用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可是他依然不敢逼上雙眼睡覺。

蘇北的思緒再次飄忽到那片熱帶叢林,最愛的人死在面前,歇斯裡地的痛苦,把他折磨的痛不欲生。睡夢中,他能清晰的感覺到一層黃土埋沒了腦袋,拼了命的想要扒開黃土,沖出來喘口氣。

呲啦!

幾顆紐扣掉在蘇北的臉上。

蘇北忽的坐了起來,和眼前的女人面面相觑,兩人都愣了。

這會還沒亮天,安琪兒有些擇床,下樓去拿飲料時,發現熟睡中的蘇北眉頭擰成一朵花似的,雙手拼命的掙紮着。

安琪兒看他夢靥,就想叫醒他,誰知剛走過來,她上半身唯一的一件遮羞布,就被蘇北撕裂。白白的高高大大的兩座,雙雙被蘇北抓住。

“你幹什麼?”

“呃,抱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那您現在能松開嗎?”

“哦,對不起,做了個噩夢。”

安琪兒狐疑的看着他:“你确定是噩夢,而不是春天的夢?”

安琪兒也以為這是個流氓,不過看到蘇北躲躲閃閃含羞帶臊的目光,就知道了這位兵哥哥是實打實的菜鳥。

蘇北坐起來,喝了一杯涼白開,揉了揉太陽穴,發現自己居然睡了三個小時,這在秃鷹時簡直是不可想象的。

安琪兒表面上很開放狂野,實際心思很缜密,看到茶幾上分門别類的文件資料,就明白蘇北看了一個晚上。

這真是普通保镖?就算自己家的公司,也不至于這麼拼命吧。

“你是雪姐姐的戰友?”

“是吧……”蘇北模棱兩可的說。

“你别生寒煙的氣,死丫頭就那個臭脾氣,我們從小長大,性格都是從娘胎裡帶來的。”

蘇北很欣慰安琪兒能夠替别人考慮,笑道:“放心吧,不管她怎麼欺負我,也不過是小女生的脾氣,怎麼會放在心上。”

“光喝酒沒吃菜,兵哥哥有心事吧?”安琪兒看了眼茶幾上的茅台。

“還好,隻是擔心公司和董事長。”

兩人坐得很近,蘇北下意識的向另一邊挪了半個**。畢竟面對安琪兒這種**身材的女人,萬一有個擦槍走火,恐怕更不讨小姨子喜歡了。

都是成年人,安琪兒是同樣的心态,她是省委大院的一姐,見過大世面,但是剛才夢靥中的蘇北,給她一種很讓人心疼的錯覺。她見過父親許多警衛,都是身經百戰,但和蘇北比起來,還是很不一樣。

他身上那股滄桑和霸氣,如果不是經曆過常人無法忍耐的痛苦悲傷,又怎麼會練就而成。

“兵哥哥,你光看這些資料是沒什麼用的,想了解你們那位董事長,可以問我哦。”

“這……”

蘇北沒想到安琪兒這麼信任自己,要知道他的到來,連柳寒煙都抱有敵意。

安琪兒看出他的猶豫,大咧咧的笑了:“其實也不是什麼公司機密,不然我也不會和你說。我不知道雪姐為什麼讓你來,但肯定有她的道理。”

“嗯。”蘇北确信這是個精明的女人。

“柳氏集團呢,現在就靠樓上那位撐着,說實話現在确實是内憂外患。”

蘇北眉頭一皺:“這麼複雜?”

“柳氏集團董事會派系林立,不過總的來說,就是兩派。柳寒煙持股百分之五十五,柳氏集團的另一半是外姓人,帶頭人就是洪威。”

蘇北暗暗記下來洪威這個名字。

“洪威可是個不好對付的人,老奸巨猾,跟柳老董事長生前一起創業,公司上下的主管部門,他都拉攏。而柳寒煙這邊,隻能不斷的啟用新人,屬于得力幹将肯吃苦幹活的類型。”

說到這兒,安琪兒歎了口氣:“所以看似繁華的柳氏集團,内部也很不省心啊。中層幹部之間互相鬥心機,鏟除異己,相互使絆子;而董事會高層陣營就更加明顯了,别看柳寒煙是董事長,很多地方都是個空架子而已。”

蘇北有些理解柳寒煙脾氣暴躁的原因,一個小姑娘,拿捏一個集團實屬不易。

“外患呢?”

安琪兒耐人尋味的一笑:“外患你已經得罪了,想想吧兵哥哥。”

“你是說……昨天送花的唐浩?”

“聽說,柳老爺子活着的時候,就和唐家有過口頭約定,兩家結為親家。雪姐姐在部隊很少回家,唐浩和寒煙又是同學關系,唐家一直準備訂婚呢,就算是寒煙也不敢公然得罪人家。”

蘇北擰着眉頭,如果自己不來江海市,難不成柳寒煙還會被逼婚不成。唐家和洪威,到底是誰想殺掉柳寒煙呢,蘇北慶幸今天抓了安琪兒的胸,不然也不會知道這些信息。

“好啦,天快亮了,我上樓補個覺,你慢慢琢磨吧。”

安琪兒忘記這件睡袍已經撕碎,剛站起來,裙擺夾在沙發縫隙中,又是呲啦一聲。

“哎呦……”

“小心!”

就在安琪兒的腦袋即将磕在玻璃茶幾上時,蘇北飛快的拉住她,而那件淩亂的睡袍已經飄落在地。

幾秒鐘的沉默後,安琪兒才意識到自己的囧境,身上沒有一寸布料,被蘇北壓在沙發上,兩個人的臉之間距離不超過一公分,彼此溫熱的呼吸都能感覺得到。

安琪兒呼吸有些不通暢,臉色酡紅的看着他,像一顆等待采撷的水蜜桃,強烈的雄性氣息**着她的感官。

幾乎是一念之差,一個酸酸的聲音從樓梯上傳來。

“精彩,精彩啊!”柳寒煙穿着那件淡綠色的連衣裙,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看着沙發上的二位,一邊鼓掌一邊說。

“呃,誤會,誤會……”

蘇北連忙站起來,把頭轉向窗外。

“不用解釋,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釋。”

好在被壓的女人是安琪兒,雖然尴尬但不至于無地自容,拾起睡裙布片裹上關鍵部位,款款的朝樓上走去。

“**女人,你瞎想什麼呢,我隻是和兵哥哥探讨一下人生和理想。”

“喲喲,琪姐姐,那您可夠大方的,是不是進行了深刻的探讨,說來聽聽嘛。”

“想聽嗎,上床我跟你說一天,感覺好爽的。”安琪兒故意氣她。

柳寒煙也隻是開玩笑,她不相信安琪兒這麼随便,畢竟追她的男人比自己還多,而且都是成功人士。不過,那個極品哥就不一樣了,恐怕他才是披着羊皮的狼。

“極品哥,别害羞了,去廚房給你媳婦做早餐啊。”

“媳婦?”蘇北被他說懵了,片刻後才反應過來。

柳寒煙咯咯的笑:“官二代不拘泥世俗偏見,毅然決然的愛上姐妹的保镖,哇塞塞,好浪漫啊,我呸,要死了發春了,去外面開房就不行嗎!”

柳寒煙雖然很不待見蘇北,但是這事發生在自己家裡,心裡總覺得不爽,既感覺自己的姐妹被勾引了,又覺得自己的保镖,被姐妹調戲了。

蘇北歎了口氣,去廚房做飯,看來不僅是今天,以後也要注重柳寒煙的飲食,那個鐘嬸顯然他已經信不過了。

蹬蹬蹬,柳寒煙沖下樓梯。

“洗手,用洗手液多洗幾遍,剛才幹嘛了自己不知道嗎,省的我惡心。”

小說《古武強尊》 第6章 死黨來了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宮廷小說
  2. 曆史小說
  3. 靈異小說
  4. 科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