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閱讀網 > 女生 > 豪門總裁 > 婚戰不休:老公寵太深

更新時間:2019-08-12 17:07:01

婚戰不休:老公寵太深

婚戰不休:老公寵太深 罪劍問天譴 著

慕容好宮翌晨 架空懸疑仙俠現代

主角是慕容好宮翌晨的書名叫《婚戰不休:老公寵太深》,本小說的作者是罪劍問天譴寫的一本豪門總裁類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姐夫,不要這樣,我不是姐姐……”她抗拒着,伸手去推着身上的男人,卻沉溺在他深邃的雙眸裡,嘴上說着不要,身體卻異常地誠實。“慕容好,這隻是一個開始,我們來日方長。”男人嘴角勾起弧度,昨夜多情的眼神此刻隻餘下冰冷。多年後,當慕容好再提及男人這句話的時候,卻隻得到了男人的故作無辜的神...

精彩章節試讀:

《婚戰不休:老公寵太深》 第四章 你真是好手段 免費試讀

宮翌晨嘴角似笑非笑的勾着,目光涼的讓慕容好心驚,“怎麼?不知情?”

他眼中分明在說,這不是你早就知道的嗎?

“這孩子,昨天才和我說,睡暈過去了。”慕容國笑着說。

慕容好在宮翌晨的注視下如坐針氈,一直掐着手心才勉強讓自己的脊背沒有彎下去。

而其中不樂意的還有另一個人,那就是鄧錦芝,她一張臉都要拉到地上,最後都沒有像之前一樣送宮翌晨出去,坐在一邊兀自生着悶氣。

慕容國才沒空管她,他就要傍上宮家這一棵大樹,心情很好。

慕容好細長的手纏在一起,想了想,還是趁着人沒注意追了出去。

“宮翌晨。”她追上他,按住隐隐作痛的胃,盡量平複着自己急促的呼吸。

前面的人長腿一停,回頭看向她,嘲諷道:“不叫姐夫了?”

慕容好心中一滞,手指用力的握着,“你不用娶我,我真的什麼都沒有說,如果要澄清,我可以說是我勾引的你。”

宮翌晨盯着她看了許久,最後幽幽笑了一下,“你要怎麼解釋?”

“你繼續和姐姐在一起,我會說什麼都沒有發生,隻是我一廂情願。”

“啪啪。”宮翌晨不緊不慢的撫掌,笑着,眼角還是冷冰冰的,“好感動。”

“我說的都是真的!”慕容好急急解釋着,“我真的……”

“慕容好,我現在願意相信你就是真的傻了。”宮翌晨微微傾身,在她耳邊低聲說,“不要以為你們慕容家真的就能威脅到我,我不想娶的人,誰也逼不了我。”

慕容好愣在原地,怔怔看着眼前低笑的男人,背後發寒,“你什麼意思?”

“我說,我會娶你,是因為我願意。”

她才沒有自作多情到真的以為他會娶自己,警備的看着他,“你想做什麼?”

“沒有我的指示,誰敢把我的照片放在報紙上?”宮翌晨嘴角挂着一抹若有如無的笑意。

她早懷疑這樣大肆的報道背後有鬼,她還以為是慕容國為了給宮家施壓才這樣做,結果沒想到這一切竟然都是眼前的人做的。

想到周圍怪異的眼神,還有網上的謾罵,胸口就像被人攥住,慕容好忍過來那一陣胃疼,沙啞開口,“我已經千夫所指,你沒有必要再繼續。”

宮翌晨站在她面前,投下的影子剛好把慕容好籠罩在陰影中,他高高在上的俯視着她,“我說過來日方長,這一點點怎麼夠呢?心心在床上躺了多久?你就想這麼簡單了解?”

慕容心是她的死結,說到她,慕容好就像被壓在拇指下的螞蟻,毫無還手之力。

“可是慕容心怎麼辦?你和我結婚,不就是背叛了她?”

宮翌晨冷冷看着面前低垂着頭的女人,眼中沒有一絲溫度,嗤笑,“想太多了你,這隻是一場訂婚,宮太太永遠都不可能是你。”

慕容好站在原地,指尖都掐進了掌心,低聲回答:“我知道了。”

她這一句話就好像是在回到一句“你知道嗎?”風輕雲淡,透着一絲不易察覺的落寞。

直到宮翌晨坐上車離開,慕容好站在車道上,愣了許久,胃痛的她都忍不住蹲下去蜷縮在一起,她擡頭看了看天,把眼底的淚意都收了回去。

她在心底低聲說,好疼啊。

這一場訂婚宴,對慕容家來說意義重大,所以在慕容國的催促下,訂婚宴就定在了下個月,沒有什麼特殊的意義,也不是什麼黃道吉日,她都可以想象宮翌晨懶洋洋在日曆敲定日子的漫不經心樣子。

慕容好知道自己沒有反駁的權力,麻木的讓人擺弄着,心想着,等到訂婚宴結束,她就可以回到學校,一切都結束了。

外界對于這一場婚宴的猜測一直都甚嚣塵上,一些人說是宮家太子爺變了心,也有人說是這是一場陰謀,另一些人說就是走個過場一點意義都沒有……

這些言論最後都會統一為一點,慕容家那位名不見經傳的二小姐手段高明。

不管怎麼樣,一個月後這一場備受矚目的訂婚宴如期而至,B市幾乎所有的媒體都聚焦在這兩個豪門訂婚的酒店。

而這一次一向低調的宮家卻沒有派出大量的安保,對也沒有驅趕來偷拍的媒體。

這讓職業素養向來敏感的媒體更是心動,不多時,原來就各界名流彙集的門口更是被扛着長槍短炮的媒體為了一個水洩不通。

宮家在B家算的上隻手遮天,今天到場的人也都是這裡數一數二的大人物,金融大牛,實體巨鳄,政界高官……這些無疑都讓人咂舌今天訂婚主角的勢力。

但是從一開始就蹲守的媒體卻從一開始就沒有看到今天主角的出現。

而訂婚宴裡面,此時也正在找着男主角宮翌晨去了哪裡。

“宴席就要開始了,他到底去了哪裡?”慕容國壓低聲音詢問着宮翌晨的助理。

助理看着文質彬彬,對着他客套的笑,“少爺要去哪裡,我真沒有權利過問。”

“可是宴席就要開始了!難道要小好一個人上去嗎?”

助理看了一眼站在一邊,看上去手足無措的女孩,說她是女孩也不為過,她看上去怎麼都很稚嫩,聽說才成年沒多久。

潔白的小臉就像是初生的水仙花,漂亮又純淨,一襲雪白的禮服,讓她就像是纖細的花瓣,柔美極了。

察覺有人在看她,慕容好對着助理羞澀的笑了一下,笑容純粹。

助理歎了一口氣,“我去打電話給少爺,問問他在哪裡。”

慕容好不意外宮翌晨的消失,他不出現才是正常,現在外面那麼多媒體都在拍着,他不來,自己就是B市今年最大的笑話。

她隻是沒有想到宮翌晨居然邀請了那麼多人,看了看外面衣香鬓影的會場,慕容好心中隐隐不安着。

而一旁的慕容國急的都要上火了,一直在一邊焦躁的跺腳。

他現在找不到宮翌晨,而宮家的父母都在國外在,這一次根本就沒有出席,他是有苦說不出。

馬上就要到了開始的時候,準新郎還不知道在哪裡,慕容好說:“要不取消了吧。”

慕容國瞪她一眼,“外面那麼多人,怎麼取消?”

“可是他人都不知道在哪裡,這樣下去不是更尴尬嗎?”

“阿晨,人家在找你呢。”一道嬌麗的聲音響起來,引起了所有人注意。

小說《婚戰不休:老公寵太深》 第四章 你真是好手段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架空小說
  2. 懸疑小說
  3. 仙俠小說
  4. 現代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