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閱讀網 > 女生 > 現代言情 > 來不及說再見

更新時間:2019-08-13 16:23:30

來不及說再見

來不及說再見 白婚紗 著

陳晞楊格 貴族玄幻古言虐戀

《來不及說再見》是白婚紗最近創作的現代言情類小說,人物真實生動,情節描寫細膩,快來閱讀吧。《來不及說再見》精彩節選:陳晞在闖蕩城市的時候遇到了楊格,楊格對她一見傾心,并展開了猛烈的追求,原本女主快要被打動了,一直被女主喜歡的鄭倫軒突然開始接觸她,楊格準備退出,鄭倫軒終于告訴了楊格接觸陳晞是為了報複楊格,楊格再次去接觸陳晞的時候,女主終于恍然大悟,她退出了他們兄弟,文中女主的老闆對她也有好感,受...

精彩章節試讀:

《來不及說再見》 第11章 免費試讀

我是看過更激烈的争吵的,還有吵到一定程度動手打人的,一想到這種事情,自己就擔憂着自己是不是完好無損。

本該是無關愛情的話題,可我總覺得如果沒有愛情裡的恩怨情仇,他們也不會因為一點小事兒而争吵起來,說起來他們還是不夠愛彼此。

如果愛情不能天長地久,倒不如像彼此不認識的好。别人細水長流的愛情能夠寫為佳話被人津津樂道,不說自己已經逝去的愛情成了别人的笑話,連自己想引以為傲的父母輩的愛情也付之東流。

唯一記得的就是他們打架,受傷的是自己。

小時候我的家應該是很窮的,可自己沒有什麼記憶,總是聽母親說起道:“家裡窮得連衣服都穿補丁的。”母親與父親的苦日子到底過成了什麼樣,我想到了戰争時期人民大衆的生活狀況,就像電視裡演得那樣,吞樹皮,嚼野菜,别的,應該再也無法形容并配的起母親的傷感了。

這樣的窮是無法質疑的,它甚至會跟你一輩子,讓人擡不起頭,連脊梁骨都要備受嘲笑,這是我所不能容忍的,還有我的父母,更不願意過水缺沒水,米缺沒米的日子。

那種境地,不努力就不會有出頭的日子,不省錢就不會留下一分錢。

母親與父親的争吵多數是因為錢,我想,一個人真要過怕了一種日子,就會在心裡生起恨,似要恨死貧窮的心一直折磨着他,甚至改變一個人。

他們争吵不斷,甚至為此離了婚,我被判給了母親,原以為自己就此成了沒有爸爸的小孩,那天我歸來的時候,父親端着一鍋蛋炒飯在桌子上,他招呼我過去,我張望着鍋裡的食物留着口水,他用鏟子把飯盛得滿滿的,我吃了一口。

很好吃,我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吃過雞蛋了,嫩而滑的雞蛋讓我食欲大振,我很快吃了一碗,又當着父親的面盛得滿滿當當的。

我吃了好久,連嘴角都粘着米粒,我真覺得那是我吃過最好吃的東西,我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吃上面,連父親潸然而下的淚珠都沒放在心上。

他很沉重的告訴我,慢點,還有很多,我張望了一眼鍋裡的食物,那裡有很多,已經要見底了,我迫不及待地吞咽着口中的米飯。

他問我,爸爸給你做一輩子的蛋炒飯好不好。我依舊沒有搭話,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他已經和母親離了婚,雖然我年紀小,看起來什麼都不懂,可就這樣的年紀,我也明白,我今後對父親的想念隻能停留在我是個被遺棄的小孩上面。

我一心想把這鍋蛋炒飯全部吃掉,父親的眼淚在眼角打轉然後緩慢地流下,我無動于衷。

之後的日子,我總盤算着父親什麼時候離開,那天晚上,他像往常為我掖了被角,我覺得那是我最後享受這種溫暖的待遇了。以後無論天氣多冷,我露在外面的肩膀會被風問候整夜。

我欣然接受,并對自己安慰這沒有什麼,我還有媽媽。事實上我還有爸爸,他一直在我身邊沒有離開。

我學會了懂事,能夠不麻煩父母的我即使餓死也不會說一句我餓了。能夠自己完成的事情也不遺餘力的去嘗試,面對危險,被被人家的小孩推到冰窟窿裡,我也不會說一句,當我蜷在别人家的火爐旁烘烤衣服的時候,内心的害怕讓淚水滾滾而下。

我的長大速度特别的平穩,就像别人家長嘴中誰家懂事的孩子那樣快速成長着,母親似乎特别驕傲,她從不管我,放任我活成一棵問題多多的野草,還好我有自己的分辨意識,讓我快要踏上彎路的時候多一份痛苦與隐忍。

父親與母親的愛情沒有一紙做證的肯定,直到父親的去世,他們也沒有在補辦結婚證,即使這樣對我的愛從沒有虧待過,獨自一人的母親供我上完了大學,這在很多人眼中都是一件很偉大的事情。

我相信自己被玻璃紮傷的小腿,父親不是有意的,他隻是沒有看到我從院子裡進來,更沒想到濺起的玻璃會紮進自己的腿。

那時的我沒有哭泣,連話都沒有說一句,我有着與年齡不匹配的成熟,雖然隻有七歲,可我冷靜的像個大人,當我慢慢蹲下去把紮在腿裡的玻璃拔了出來,血瞬間從小腿流到了指甲縫,我擡眼看了下父親,他一臉的震驚與慌張。

那疼,我一輩子都記得。

我真的是太想父親了,想給他打個電話,可記在心裡的電話号碼怎麼也撥不出去,找不到慰藉的我想起了母親,那個對我說隻要出去就不要回來的女人。

我希冀着母親依舊愛着自己,并能夠給予自己經濟上的幫助。

我膽戰心驚地撥了電話,在提示音響了一遍後,熟悉的聲音傳來:“喂。”

我弱弱地喊了聲:“媽。”

在叫出媽媽的那刻,我的眼角流着對父親離開不甘的淚水,也包羅萬象着自己經曆的所有。

“怎麼是你?”母親的詫異我聽得出來。

“你最近怎麼樣?”我總期盼着有一天母親能心平氣和地接受與自己的談話,隻要好過被罵,我依舊是那個愛着家的女孩。

母親問你打電話做什麼?

聽這話,母親倒是精神飽滿,她還能用質問的語氣來應答自己,這讓我的心裡多了絲放心,她還是那個雷厲風行的女人。在我的心裡母親之所以說出去就不要回來的話是氣話,而我更愧疚着因為出來沒有陪伴在她身邊。

“媽,你挺好的?”

“是來要錢嗎?我一分都沒有。你已經上完了大學,不用總和我要錢。”

母親如此決斷地打破了我小心翼翼建起來的和諧,很多個日夜,我總覺得父親還活在我身邊一樣,可現實往往很殘酷。

我放下了心裡唯一的矯情,我懇求母親:“媽,多少能給我些嗎?我丢了工作,身上沒有周轉的餘地了。”

在我的心裡,一直覺得母親是會幫助我的。

“你有沒有錢心裡知道,和我有什麼關系,你身為個女的,來錢怎麼都容易,和我要做什麼?”

我想,我怎麼來錢容易了。

上大學有一段時間,正是和喬方文在一起的時候,我身上總有附餘讓自己沒有和母親要錢,而喬方文的存在母親是知道的,不得不說他的存在,讓自己有了口喘息的機會,更是調節自己與母親關系的和事佬,雖然他們并沒有見過一面。

這樣想來在心裡上找尋依靠的我還要感謝喬方文。

對了,喬方文的離開我還沒有告訴母親,她一定還以為我在外還有着依靠,我在糾結要不要把自己和他的事情告訴母親的時候,她“啪嗒”挂斷了電話。

我在恐慌着要不要在打電話過去,心裡一百個不願意,可有一個堅定的聲音在告訴我,那是我的母親,一個生我養我照顧我的人,有什麼可以害怕得,我堅定的眼神在告訴世界所有的人,我是有親人的。

我從來不知道為什麼提到錢,母親的臉色會變得像隻被惹怒的老虎,恨不得把對方撕得血肉模糊,甚至不留一點情面,我知道母親是窮怕了,對于自己身上的錢财精明得算計着,我在這方面确實很被動,本來就底氣不足,被母親生氣的語氣一吓,心裡有着逃避的念頭。

現實讓我舍棄了顔面,我把對母親保留着的一點相信無限放大,放大到自己足夠有勇氣去撥打一個電話。

在大學的時候,有一次放假回家,因為排隊買票的人很多,我内心對這個城市有着一腔熱血,并不着急去搶票,我蹲在一旁,看着車站裡人來人往,人擠着人的擁擠,耳機裡還放着那首很喜歡的《夜空中最亮的星》,我把世上所有沒有用溫暖的心照料我的事情寄托在遠方的星空裡,那裡深遠而明媚,是個能夠包裹人很好的地方。

我身旁也一直蹲着的人突然啜泣起來,他一米七幾的個子蜷縮在角落裡像隻迷了路的穿山甲,雖然很可憐,外殼的強硬在拒絕着這個社會的施舍。

我不知道他哭的原因是什麼,可我知道電話那頭一定是他的母親,那聲很溫柔的回來吧讓我心裡蒙蒙的抽動着,那是一個母親對受傷的孩子最溫暖的回應,那個男人滄桑着面容,拖沓着鞋子,唯一一雙有神地眼睛在流着淚水,那一刻的落魄讓我想去安慰他。

還好我不知道說什麼而打斷了我的同情,他有他的母親,足夠了,那是世上最火熱的愛,而他像個孩子的哭泣也更心安理得。

我打通了電話,告訴母親,我和喬方文分手了,錢也一分沒有了,我放下了身上的驕傲,很悲哀地把故事告訴母親。

母親那邊沉默了片刻,我又目的明确地問了句:“媽,能給我打點錢嗎?”

“沒有,沒錢那就出去賣,别總給我打電話。”

電話裡的盲音觸目驚心,我像聽到了什麼恐怖事情一樣恐慌,在高二的那年,母親突然跑到學校告訴我:爸爸沒了,我感覺整個世界都塌了,那種心髒突然堵住的苦悶,讓我不知所措。

我眼中的淚水瞬間就沒有了,它們真的很神奇,心裡難過它們就出來,遇到開心得事兒它們就乖乖地呆在自己該呆着的地方,那一刻,我想做别人眼裡的淚水。

因為我無法接受母親對自己的木不關心,更無法容忍自己過的這麼悲催**。

我知道,自己什麼都沒有了,世界上真得就剩自己孤單單地活着。

小說《來不及說再見》 第11章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貴族小說
  2. 玄幻小說
  3. 古言小說
  4. 虐戀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