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二筒閱讀網 > 男生 > 都市生活 > 都市全才狂枭

更新時間:2019-08-13 16:38:35

都市全才狂枭

都市全才狂枭 拓跋小妖 著

蕭徹宋茜 重生穿越遊戲懸疑

主角是蕭徹宋茜的書名叫《都市全才狂枭》,這本小說的作者是拓跋小妖最新寫的一本都市言情風格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他是西方世界的最強者,也是東方功夫的傳承者。他為了一個承諾,卸下榮耀,脫下甲胄。回到華夏小鎮,發誓守護她三年。可一個小小的U盤,給她帶來了不斷的危險。他為了保護她,在緻命的漩渦越陷越深。朝夕相處,相濡以沫。三年過後,他還會離開嗎?...

精彩章節試讀:

《都市全才狂枭》 第十章武者的尊嚴 免費試讀

戰鬥很快開始。

蕭徹懶洋洋站着,點了根煙,悠悠吐出倆煙圈。

見他這幅樣子,李牧感覺被羞辱了,飛快脫下西服,大叫一聲率先發動搶攻。

他充分發揮自己人高馬大的優勢,右腳狠狠踏地,身體半騰空而起,左腳一陣連環前踢,一腳接連一腳,連綿不絕。

見到這一幕,蕭徹有些無語。

俗話說,手是兩扇門,腳下是一條根,武者比拼,下盤穩重是非常重要的。

像李牧這種,随随便便就跳起來的打法,簡直就是空中活靶子。

屈指一彈,蕭徹就将煙頭彈了出去,燃燒的煙頭,精準穿過他雙腿之間的空擋破綻,直奔李牧面門。

火星在瞳孔中不斷放大,李牧面色大變,他蓦然發現,這個煙頭速度快到極點,自己竟然擋不住!

也根本來不及擋!

情急之下,李牧腦袋飛快後仰,全身跟着後仰。

這一招,在國術中本叫做鐵闆橋,本就是躲避暗器的招式。

全身僵直,向後仰天斜倚,讓暗器掠面而過,雙腳卻仍能牢牢釘在地上。

但,李牧哪學過什麼鐵闆橋,他這一下隻是形似,實際上差了十萬八千裡。

腳下沒站住,頓時咚的一聲,仰天朝天摔倒在地,後腦勺一陣生疼。

麻利兒爬起來,臉上青一陣白一陣,李牧嘴唇動動,卻不知該說什麼,一股邪火憋在心頭,幾乎要發狂吐血。

“這就是跆拳道?連個煙頭都躲不過去?”蕭徹淡淡笑道。

李牧呆呆看着蕭徹,拳頭緊緊組攥起,他心中很清楚,自己已經輸了。

仰面朝天噗咚栽倒在地,若是蕭徹剛才有心的話,直接沖上來,自己沒有任何機會。

練了十幾年跆拳道,李牧不是沒有打輸過。

但輸的這麼憋屈,還真是頭一次。

真是……憋屈的想死啊!

看到蕭徹如此輕而易舉的解決戰鬥,蘇娜臉上滿是難以置信,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到底是什麼人啊?

醫術高明,身手強大,關鍵是,平時脾氣還很好。

一時間,蘇娜心中生出微妙的漣漪,輕輕咬着嘴唇,目不轉睛的盯着蕭徹。

旁邊的兩個小混混,也是徹底懵逼了。

“**!什麼情況,我看花了眼嗎?”黃毛脫口而出。

紅毛皺着眉頭,煞有介事的分析道:“暗器,又是暗器,他那一定不是普通的煙頭,就像那把手術刀一樣。”

“哥,不然,咱跑吧?”黃毛猶猶豫豫,有點畏懼的說道。

紅毛一巴掌拍在他腦門上,開口道:“跑你大爺,想不想在這兒混了,他再猛,也隻是一個人,強龍不壓地頭蛇,懂不懂?”

兩人竊竊私語,李牧卻是滿臉陰郁,仿佛暴風雨來臨之前的天空,呼哧呼哧喘着粗氣,瞪大眼睛,死死盯着蕭徹。

片刻後,李牧轉身走到車旁,拉開後備箱,抓出一大沓錢,重重甩在車上,大聲叫道:“再來!”

蕭徹撇撇嘴,咔哒一聲,再次點上根煙。

“等等!”李牧一聲大喊,咬牙切齒,憋出五個字:“不許用暗器!”

蕭徹啞然失笑,踩滅了煙,臉上一副認真的表情,朝李牧抱拳,朗聲道:“好,讓我們來酣暢淋漓的大戰一場!”

李牧也是抱拳,臉色肅然道:“跆拳道黑帶四段,李牧,請指教!這一次,賭上一個男人的尊嚴,我将全力以赴!”

雖然是個纨绔,但李牧自認為,自己是個有理想有追求的纨绔。

至少,在練武這方面,他始終抱着一顆虔誠而敬畏的心。

這,也算是他身上僅有的亮點了。

蕭徹滿頭黑線,打個架而已,打得過就打,打不過就跑,和尊嚴有毛線關系?

李牧熱血沸騰的吼了一句後,感覺自己全身都熱了,有種戰神附體的感覺。

不過,這次他倒是謹慎許多,雙拳護在臉前,腳下蹦蹦跳跳,聚精會神的盯着蕭徹,像是一條覓食的毒蛇,待機而動。

蕭徹笑笑,朝他勾了勾手指頭,開口道:“來啊。”

李牧眼神一凝,腳下小碎步急速前進,在距離蕭徹兩米左右,右膝彎曲,做了個要側踢的姿勢。

隻是,下一秒,他陡然變招,雙手握拳,一個弓步沖拳,砸向蕭徹腦袋。

“這個假動作,可以給十分。”

蕭徹默默點評一句,腳下一個交錯劃步,左手青龍探爪,抓住他的拳頭,身體順勢前傾,肩膀朝他胸膛靠去。

這是貼山靠,八極拳的路數,最是剛猛不過。

蕭徹若是發全力的話,這一下就能把李牧打得肋骨盡斷,當場身死。

隻是,現在又不是打仗,蕭徹沒有下死手,空有架子,并沒有發力。

拳頭被抓住時,李牧被吓了一跳。

但很快,他便感覺蕭徹手上軟綿綿的,沒什麼力道,心中一松,用力甩開蕭徹的手,膝蓋狠狠上頂。

蕭徹不由退了一步,避開這一擊。

逼退蕭徹,李牧臉色一喜,打法更加兇悍狂猛,一拳一腳,都是十成力量,風聲呼呼。

咚!

附近一個厚重的鐵皮垃圾桶,被李牧一腳踹中,頓時發出沉悶的聲響,仿佛爆炸的高壓鍋從中間爆裂開來,碎鐵片四處亂飛,裡面的果皮紙屑飲料瓶子,灑了一地。

“小心!”

見這一招威猛強悍,蘇娜頓時發出一聲驚呼。

觀戰的兩個小流氓,則是眼睛都直了,大聲叫着助威:“好,牧哥威武,**他!**這小……”

然而話還沒說完,下一秒,他們兩個的聲音蓦然而止。

隻見蕭徹輪圓了大腿,像是足球運動員射門一樣,砰的一腳抽中個飲料瓶子,那瓶子頓時如同出膛的炮彈,呼嘯着朝李牧飛去。

李牧瞳孔劇烈收縮。

他清楚看到,那飲料瓶子的速度快到極點,被空氣摩擦,外面的包裝紙都化為碎片飛舞。

下意識的,李牧趕緊一個卧倒,很是狼狽的趴在地上。

飲料瓶子呼嘯而去,直奔李牧身後的兩個小流氓。

猝不及防之下,右邊的紅毛,直接被打中肋部,腳下踉跄着後退,臉色痛苦猙獰,一**坐倒地上。

噗!

紅毛噴出口血,面色煞白,連話都說不出來。

還好,他離的比較遠,再近一點的話,肋骨都要骨折。

見到這一幕,黃毛混混徹底被吓尿了,站在原地動都不敢動,差點哭了。

李牧麻利爬起身來,臉上肌肉不住抽搐,心中悄然生出一絲畏懼。

跆拳道本是靠腿吃飯的,他剛才一記鞭腿,直接打爆垃圾桶,已然算是相當強悍了。

沒想到,對面的蕭徹,腿功竟然比自己還要猛!

李牧自問,自己的腿功,絕對達不到這樣的水平。

但,就這麼認輸,他又有些不甘心。

心思飛轉,分析着戰況,片刻後,李牧腦中靈光一閃,眼神不由亮了。

通過剛才的戰鬥,他發現,蕭徹動作很靈活,腿部力量堪稱恐怖。

但,上肢力量似乎很弱,剛才連自己的拳頭都沒抓住。

咬咬牙,李牧打定主意。

主攻上三路!

心中有了譜,他大喊一聲,再次沖了上來。

蕭徹無所謂笑笑,抽空看一眼蘇娜,發現她凝神看着,臉上滿是緊張,心中不由一動。

“娜娜,想學八卦遊龍掌嗎?我給你演示一遍,看好了。”

蘇娜嘴唇動動,不由翻了個白眼。

開什麼玩笑?

好好打啊,這是教學的時候嗎?

不過,想到蕭徹剛才那一腳,她終究是沒把話喊出口,打起精神,專注看着蕭徹的動作。

聽到蕭徹的話,李牧快要瘋了,憤怒快要失去理智。

壓着心中的怒火,他欺身向前,和蕭徹近距離戰鬥,貼身短打,不給蕭徹出腿的機會。

蕭徹不斷躲避,一招一式演練八卦遊龍掌。

為了讓蘇娜看得更清楚,蕭徹刻意放慢了動作。

不過,即便如此,勢大力沉的李牧,卻依舊連他的半片衣角都碰不到。

每次,李牧都竭盡全力,信心滿滿的出招。

但結果,卻一次次失望。

打不到!

還是打不到!

依舊打不到!

近在咫尺,卻……仿佛隔着一片銀河!

李牧眼睛漸漸紅了,心中的怒氣累積,猶如一座即将噴發的火山,卻始終達不到那個臨界點。

蘇娜認真看着,感覺李牧就像是狂風暴雨,而蕭徹則是風雨中的一條遊龍,風再狂,雨再大,也無法奈何到遊龍分毫。

蕭徹這邊悠哉悠哉的演練完一整套八卦遊龍掌,氣定神閑收功,見李牧全身大汗淋漓,不由開口道:“喂,你累不累?”

聽到這話,李牧動作一滞,全身劇烈顫抖。

這句話,像是一粒火星,徹底點燃他胸中的火山。

噗!

李牧噴出口血,痛苦的彎着腰,氣喘如牛。

他并沒有受傷,這口血,純粹是氣的。

蕭徹搖搖腦袋,走過去拍拍他肩膀,笑眯眯道:“行了。武者的尊嚴,不是打架能赢,是為國為民,是伸張正義,是鋤強扶弱。打架,從來不是目的,隻是手段。”

聽到蕭徹這話,蘇娜滿臉通紅,真想大聲叫好。

這個範兒,簡直有點一代宗師的意思了。

不想錯過這個畫面,蘇娜飛快摸出手機,咔嚓拍了張照,看下畫質不是很好,咔嚓咔嚓,一連拍了十幾張。

李牧則是面色慘白,咬着牙,慢慢擦幹嘴角的血,站直身體,疲憊的眼神,死死盯着蕭徹的臉。

憤怒,不甘,憋屈……

這時,他才發現,自己和蕭徹之間的差距,不是一點半點,是千山萬水!

原來,蕭徹一直都是在逗自己玩兒!

李牧面無表情,深深看了蕭徹一眼,再次走到車前,數出十萬塊,然後捧着厚厚一沓人民币,放到診所門前的台階上。

一共三十萬,看上去頗是動人。

然後,李牧轉過身來,慢慢走向蕭徹,沉聲道:“我承認,你很強,強到我連你的衣角都碰不到。”

“但,我還是要和你再打一場。”

“隻要還有一口氣,我決不允許自己認輸!”

小說《都市全才狂枭》 第十章武者的尊嚴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重生小說
  2. 穿越小說
  3. 遊戲小說
  4. 懸疑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